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农家悍妻:推倒邪王养包子》农家悍妻 Basher 农家悍妻:推倒邪王养包子LOLI

更新时间:2019-09-23 18:04:47

《农家悍妻:推倒邪王养包子》农家悍妻 Basher 农家悍妻:推倒邪王养包子LOLI 连载中

《农家悍妻:推倒邪王养包子》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悠然玉语分类:架空主角:崔顺利,崔积祁

经典小说《农家悍妻:推倒邪王养包子》由悠然玉语所编写的架空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崔顺利,崔积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你哪只耳朵听到嚎叫的人是我?” 乔楚楚冷眼瞪他一眼,“我家进了贼,我们这是在抓贼呢!” “啊?你家进了贼?糊弄鬼吧?就你家穷得...展开

《农家悍妻:推倒邪王养包子》免费试读

“你哪只耳朵听到嚎叫的人是我?”

乔楚楚冷眼瞪他一眼,“我家进了贼,我们这是在抓贼呢!”

“啊?你家进了贼?糊弄鬼吧?就你家穷得这四壁光光的样儿,哪个笨贼会来光顾啊?你可真会说笑话!”

金翠云语气里都是嘲讽。

“二嫂,你的意思是贼要偷谁家,还是有打算的?”

乔楚楚带着一种求解的语气问道。

“废话,你当贼是笨的吗?贼是最聪明的,他想要偷东西,那都是要经过一番研究的……”

金翠云很享受乔楚楚看她那种很敬仰的神情,不觉就忘记了警觉心,很得意地说道。

“那二嫂比方说我家有个面缸,你想要偷,会怎么办?”

“面缸啊,很好偷啊,你平常不在家,家里就三个小东西,我早就知道你家那个面缸是老一辈留下来的,很结实,又中看,所以,就忖摸着你不在家的时候,带着人来,三个小东西想要阻拦我,哼,被我一脚踹开,而后,那面缸就被我搬走了……呃?”

说到这里,金翠云有些惊醒了。

她看下乔楚楚,再看下四周的人,大家都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她,不觉她就急了,“哎呀,你们可都别信啊,我……我没搬她家的面缸,我只是举例子说明……”

“二嫂,大家都听到了,你趁着我不在家搬走了我家的面缸,还踹了我的孩子,好吧,看在都是一家人的份上,我也不报官追究了,你只是把面缸还回来,还得把面缸装满,那些面就算是给我家孩子补偿补偿吧!”

“什么?你想让我把缸还回来,还得搭上一缸面,你做梦吧,乔楚楚……”

金翠云急了。

“不还也行,一会儿我就报官去,等官家来了,连带着这小偷儿还有二嫂你一起带走……”

啊?

“你……你……我可是你二嫂!”

金翠云被吓着了。

“二嫂?谁家二嫂会下作到偷弟妹的面缸,打自己的小侄子啊?金翠云,你不要套近乎了,没用,要么还缸和面,要么见官!”

乔楚楚脸色陡然变得哼冷,语气决绝,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你……你胡说八道,这个人绝不是什么小偷儿,没准儿是你勾搭的臭男人呢?你家会有宝贝吗?”

金翠云恼羞成怒,喊起来。

“二嫂,我家有宝贝难道我会让你知道?”

“你家有宝贝?怎么可能?”金翠云看了自家男人崔顺利一眼,那意思,你信吗?

“谁信!”

崔顺利白日里被乔楚楚吓得掉进水沟里,看到乔楚楚就恨得咬牙切齿的。“我敢打赌,她家若是有十斤面,十斤米,我今天就在这里给她跪下磕三个响头,但若是没有,哼,乔楚楚,你就过来给我舔鞋……”

呵呵,崔顺利,你可够损的!

乔楚楚冷笑连连,“二哥,看样子你对我家的情况还真是熟悉呢!”

“你少废话,赌还是不赌?”

崔顺利看到乔楚楚苦笑,就以为自己说中了,越发的嚣张起来。

“乔楚楚,你若是怕了,那现在就过来舔鞋子吧!哈哈哈!”

掉沟里跟舔鞋子,这两件事儿,还是后者更龌蹉一些,崔顺利琢磨着,只要她输了,那自己白日里出的那糗也就算是扳回来了。

“好吧,既然二哥强烈要求,那我就赌一把,输赢无所谓的,都是一家人……”

乔楚楚做无可奈何状。

“哼,少特么套近乎,谁跟你是一家人?”

崔顺利一脸得意。

“诸位相亲,今晚我家招贼了,我们把贼抓住了,现在就请诸位帮忙把贼拉上来,也顺便让二哥看看我们家里到底有没有十斤面,十斤米!”

乔楚楚说着,就招呼了身边几个壮汉往墙角的坑边走过来。

这会儿,有人闪开一条路,一个人从外面走进来,是宗长崔积祁!

“怎么回事?白天晚上都不让人消停,乔楚楚,是不是白天没有把你沉河,你还不死心啊?”

崔积祁说着就到了跟前了。

却还没站稳,外面就有一个女人叫嚷着跑进来,“他爹,儿子呢?儿子怎么不见了啊?”

“什么?”

崔积祁一听就急了,转身就要跟他老婆走,去找儿子。

却听到乔楚楚说,“宗长,您不能走,您得留下给我做个见证,我跟我家二哥正打赌呢,若是他输了要给我磕头的!”

“就是,宗长,没准儿宝财到别人家玩去了呢,这会儿您先别走,等着看热闹啊!”

崔顺利满心认定他能赢,所以让乔楚楚给他舔鞋子这事儿就是板上钉钉了。

“嗯。”

崔积祁应了一声,站住了。“你们都搭把手,把人从坑里拽上来……”

他一声招呼,大家七手八脚地就去拽拉坑里头上被套着袋子的人。

“哎呀,爹啊,娘啊,好疼啊……”

这时,坑里那位哭上了,声音那叫一个瑟耳难听,简直如同鬼叫一般。

有人鄙夷,“这贼叫得怎么这样难听啊?怎么也不打死他!”

“就是,真是个笨贼,到这样穷光的家里来能偷什么?”

有人附和着。

“不对,当家的,我怎么听着这个声音像是我们家宝财啊?”

宗长老婆惊讶地说道。

“对,我听着也像是……”

崔积祁点头,“快,快把人拉上来!”

大家一听就顿觉邪门,宗长家儿子怎么会掉到乔楚楚家院子里来?这事儿有点蹊跷。

很快坑里那人就被拉上来了,头上蒙着的黑袋子也被揭了下去,随即一张肿成猪头三般的脸就露出来了,“爹……娘,是我……呜呜,可疼死我了啊!”

这猪头三一张嘴,就哭上了。

崔积祁惊了,“宝财,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老婆很快拉了他一把,给他使了一个眼色。

崔积祁看看自家儿子,再看看乔楚楚,一下子就明白了,不觉又窘又怒,“乔楚楚,你胆敢打我的儿子,今日我不把你沉河,我就不姓崔!”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