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蝶舞盛世》蝶舞盛世 小说 XXOO 蝶舞盛世出柜

更新时间:2019-09-21 06:07:01

《蝶舞盛世》蝶舞盛世 小说 XXOO 蝶舞盛世出柜 已完结

《蝶舞盛世》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萦索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朱探恭,肃遥

《蝶舞盛世》为萦索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紫英殿。 作为天玄山上最着名的建筑,因灵脉匮乏不能以仙主封号——灵蔻为名,因此只叫紫英殿。外表庄严,内部宽大、金碧辉煌。 东配殿...展开

《蝶舞盛世》免费试读

紫英殿。

作为天玄山上最着名的建筑,因灵脉匮乏不能以仙主封号——灵蔻为名,因此只叫紫英殿。外表庄严,内部宽大、金碧辉煌。

东配殿内,地砖都是青白玉铺就而成,正中安置着三把太师椅。殿顶上的五福祥云帷幔直垂落地,紫檀木的安神香气萦绕鼻间。两边各有仙鹤仰首吐着丝丝云雾。

焕然一新的青瓷,侍立一边。

才不过几日功夫,她那股子土里土气、撒泼蛮狠的味道去了大半。双手至于胸前,眼神不再咄咄逼人,而是熠熠生辉,隐带些骄傲。

看得出来,教导她的人极用心,只是原本的苗子就不好,能教到哪里去呢?原先是野Xing难驯,现在更多了几分虚假。

司南微微一笑,并不在意。并拢双腿,双手交叉贴于小腹,小腿徐徐弯曲后伸,弓腰垂首,和顺恭敬的行了一礼。

这一礼,和青瓷的装模作样成了鲜明对比,高低不言而喻。

司南也不是故意在礼节上为难——这两年来,这些东西早就融入骨子里,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莫不合乎规范,当然比青瓷新学的强上百倍!

“南儿给苏嬷嬷、高嬷嬷、马嬷嬷见礼了!”

四大嬷嬷,还差了被发配的李嬷嬷。这四个加起来三百多岁的老妪,都是前人仙主恩施的心腹,举足轻重,拥有不可代替的位置。现任仙主还年轻,几乎由她们把持了所有“仙主”的诏令。

换句话说,她们几人通过的决议,几乎等于仙主的谕旨!

司南不觉得几个年轻气盛的世家女,能斗得过把所有光阴都用来琢磨阴谋的老家伙,这也是她离开的主要原因——风险太大,而收获未必有想象美好。

“嗯,议事之时求见,所为何事?”

“司南特地前来给三位嬷嬷辞行。另有一事,想见见青瓷姑娘。”

青瓷“啊”一声,张大嘴巴,“你找我?干嘛?”

没事当然不会找你了!

司南笑得甜美可爱,往边上移了移,露出小雀儿矮小但挺直的身躯。小雀儿双手捧着厚厚的蓝色封皮账册,双目平视,不经意间,朝青瓷眨了眨眼睛,而后就一本正经的给三位嬷嬷行礼。

“青瓷姑娘估计来得不久,许多东西不知道。比如那圣女果——姑娘虽然看守过果园区,想必没吃过吧?”

“你、你问这个做什么?我,我已经是仙主侍女了!”

青瓷先是一慌,随即瞅了瞅坐在高位的苏嬷嬷,底气硬了起来,哼哼说,

“你待怎样?为了两个破果子,还没完没了了!真是小气!”

“不是这个理,而是规矩不能坏……这儿的一草一纸、一针一线,都是各大派供奉仙主,换句话说,皆是有定数的。不然怎的只有十六个侍女,不曾多,也不曾少呢。东西也是一样。谁损坏了,就要描赔上去。总不能让接手的人填补吧?”

青瓷气得脸红红,不就是踩坏了几株破草么!紧巴着不放!下意识的想骂人,却生生的忍住了——她知道,就算三个老女人知道她偷盗了那些果子,也不会怎样。反倒是口吐脏言,下场一定不妙!

司南笑眯眯的看青瓷憋红的脸,转头对三位满头银发、颇具威严的嬷嬷道,

“……几个果子,也成一段笑话了。说出来给嬷嬷们听听。我的丫头如何一眼看出圣女果短缺了?因那秧苗长得奇怪,总是自下而上,一阶一阶的熟。她们去采的时候,都知道只采下面的,红透了好吃。把上面的都留着。

而青瓷姑娘看守的秧苗却奇怪,一整株一整株的果子,不分生熟,全不见了。这不是奇事吗?菜园子里又没虫子,也没雨打风吹的,还有人看守,怎么会少了呢?”

说毕,捂着嘴呵呵笑个不停。

青瓷登时眼睛就圆了。

原来毛病出在这里!

而三个嬷嬷想想前情,再想到司南加重语气“有人看守”,一个绷不住,也笑了。

好些年没见到,这样……傻的丫头了,连偷东西都不会啊!被抓个正着。

司南款款的再行一礼,笑容温婉可人。当然,在青瓷眼中就是万分可恶了,

“……所以特来见见青瓷姑娘。既然做了仙主侍女,就要大气,总不能赖几个果子的账吧?说出去叫人笑话。因此我盘算了几本账本,发现一共少了七十二枚圣女果。至于要怎么补上,赔银子赔东西,就是姑娘的事了。”

没了?

这么简单?

青瓷现在身份不同,月例银子高了二十倍不止,当然不在乎几个小钱了,听说这么容易,俊眉飞扬,当场应了。

“好,回头,我就叫人拿去。”

“嗯。此外”,司南一顿,话锋一转,

“姑娘后来倒是踏坏了八株圣女果秧苗,以及两株刚刚发芽的红莓果——少不得,请姑娘回去把它们种好了,什么时候回复原样,才能算完。这也是为了后面人好接手。不然人人换了职司,临走前弄得一地狼狈,不管不顾的,成了例,可不好办了!”

这话的敲打之意,谁听不出来?

马嬷嬷皱眉欲言,却被苏嬷嬷摇头阻止。

司南的话,句句在理,反驳不过。若是拿势压她,不服不说,还显得没度量。再者,青瓷……也该受些教训,好叫她知道好歹。日后约束、驱使起来,也容易些。

司南含笑看着。

她估摸这番话,会小小的刺刺三个嬷嬷,但不会引起反弹。因为她们是最古板守旧的,所重视的,莫过于规矩二字。最讨厌的,也是没规矩的人。自己字字句句紧扣规矩,哪里会有错呢?

想到让青瓷去菜园子多住七八天,给Chun菁、冰冰等人争取有利时间,自己已经仁至义尽,再无亏欠了吧?反倒是她们,知道我弄出这一出来,解了燃眉之急,会什么想法呢?呵呵!

青瓷羞恼无言,此时倒是悔恨自己自做聪明,践踏那些秧苗了。又是咬牙、又是气恨。

司南见状,想了想,在走前,当着人告诫她一番话,

“我是要走的人了,也算是你的前辈。没什么见面礼,就给你一句忠告吧:不管是守园子的粗使丫头,还是仙主的侍女之一,须得做一行、敬一行。自己自尊自重了,别人自然就不敢轻视了。”

别自卑、自轻、自贱、自暴、自弃,人当活得堂堂正正,在太阳光下理直气壮。这是司南的立身根本,也是她的行事准则。

至今为止,她对不起的,仅有被附身的“司雨”。她不怨恨自身的灵根低劣,筑基无望;不憎恨父母只偏爱晚出生一月的妹妹,忽视自己;不抱怨上天对她几次险死还生的折磨。

她相信“**”,任何情况下,都不放弃自己。正是由于这种特质,使她一劣质灵根,整天活在灵根绝佳、容貌出众、背景强大的世家女中,不曾被嫉妒蒙蔽心灵,反而活的快乐开心。

青瓷当然不会明白司南的好意,十多年后也不一定能理解。

但苏嬷嬷等人明白了。有这种心Xing的女孩,多难得啊!她们很可惜:司南这孩子不错,样样都好,就这最关键的灵根……太差了啊!

……

转眼又过了三天。

离下山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绣Chun画舫那边倒是传来信息,似有若无暗示着什么,司南也不理会。

她现在烦恼的是宁馨儿,这孩子天天眼泪汪汪的看着她,欲言又止,被丢弃的小狗似地——惺惺作态!早不舍得,当初就不要算计么!

司南很是好笑。

她的行李什么,都打点好了,只待时辰一到,立刻出发。说起来,刚决定离开的时候,万分不舍,只觉得抛下这里,等于把半生的事业生生送人。现在却不觉得了。

穿越一场,总不能老窝在一个地方,去见识外面的世界也好啊!

筑基无望,司南估计自己也就活个六七十岁,当然要在有生之年,多看不同的风光,品味不同的美食,认识不同的朋友,才不枉此生么!

就在司南临走的前一天,一张印着暗花的帖子送上来。

来人客客气气,是青阳宗莲华峰派来的弟子。

司南疑惑的接过帖子,看上面熟悉的繁花体盘文交扣的签名,

“负心人朱探恭肃遥叩芳辰。

前日得几串玛瑙、蜜蜡香珠、绢丝手帕并沉海、龙诞、缠丝数香,猜想你会喜欢,故而遣人送来。君之诞辰,探也沐浴祈福,望君长命百岁,多福多禄。”

怔了半响,估计是被“负心人”三个字说中了心思,司南决定去见见——她要走了,自然把这种烂桃花,断得干干净净!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