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Hey!Boy!》heyboy是什么意思 调教 Hey!Boy!帝王攻

更新时间:2019-08-21 06:08:54

《Hey!Boy!》heyboy是什么意思 调教 Hey!Boy!帝王攻 已完结

《Hey!Boy!》

来源:作者:荒川亮分类:青春主角:广树,田中

经典小说《Hey!Boy!》由荒川亮所编写的青春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广树,田中,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事实上,连妙源自己也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与森村广树是一对情侣”的这个消息就在舞酷学院不胫而走了。 不仅仅是男生们为这个本就只可...展开

《Hey!Boy!》免费试读

事实上,连妙源自己也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与森村广树是一对情侣”的这个消息就在舞酷学院不胫而走了。

不仅仅是男生们为这个本就只可远观的偶像型女生的名花有主感到惋惜,更是向“恶霸三人组”的高绪和纷纷投去了幸灾乐祸的目光。

看什么!难道真的让你们感到很意外?绪和的心里犹如打翻了五味瓶,对身旁怪异的眼神当然很火大。但是在这种时刻,阿Q心理还是不自觉的抢占了上风——仔细想想,这么优秀的女生如果和舞酷的头号恶霸谈恋爱,现实吗?

是不是一开始就是自己太桃花眼了?本来宏妙源就是以对普通朋友的心态来替我说话,那么平常的一件事,是我自己偏偏要往暧昧里出溜。

或者说,还是森村广树那样的优等生和她在一起比较配……

配?呸!呸呸——不可能!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宏妙源只有他森村广树追得,我高绪和就追不得?没有这样的道理!MD,我要抢回来,抢回来!

候机厅里,广树不停的向机场门口张望,但始终也没有等来期盼见到的那个身影的出现。

马上就要走了,她终究还是没有过来送别……会失落吗?心、疼吗……

“どうしましたか,広树様。”(您怎么了,广树少爷?)田中管家见他消沉的样子,关切的问道。

“どうも気が重くなってしまいます。”(我心情真的很沉重。)广树垂着头失落的说着。

“そっか……”(这样啊……)

“失恋の痛みに耐えれません。”(失恋这样的事情,简直太令我痛苦了。)广树抬起头望着远处,目光依然孤独无助,“そのことを思い出すと,胸が痛くなります。”(想起这件事,我心口就隐隐作痛。)

“お気持ちはよくわかります。”(我很能理解您的感受。)田中管家叹了口气,点点头深表同情的说道,“本当に殘念ですね……”(的确是有些遗憾……)

广树沉默的低下了头,心口像塞堵着什么,不知不觉的又想狠狠的大哭一场了。

“でも,広树様,がっかりしないてくださいね。”(但是,广树少爷,请您不要灰心啊!)田中管家拍了拍他的背,微笑着鼓励道。

广树侧过头望向他,不自觉的露出了天然呆的纯真神情。

“宏さんは率直で,强かった,彼女はいい子です。”(宏小姐又坦率又坚强,真是个好姑娘啊。)田中管家望着他,真诚的说着,“元気を出してください,広树様。いっでもが貸します,顽張ってくださいね。”(请您一定要振作起来,广树少爷。我永远站在您这一边,随时会帮助您的,请您好好加油吧!)

广树会意,目光中渐渐充满了希望。他感激的望着田中管家,脸上浮现出了阳光的笑容,重重的点头:“はい,ありがとう。”(是的,谢谢!)

“广树。”最想听到的那个声音最终还是在耳畔响起。

广树抬头望去,看到妙源娇喘吁吁的站在前方不远处——显然是赶了时间,跑着过来的。

田中管家望着他们,慈祥的笑了笑对广树说道:“じゃ,私は戻ってきます。”(那么,我一会儿再过来。)说完便识趣的起身走开。

而广树,凝视着脑海中一直在惦念的女孩,此刻突然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太好了,你还没走……”妙源显出了略显羞涩且放下心来的笑容,走到他的面前。

“……阿妙,你能陪我再多待一会儿吗。”广树恳切的望着她开口道。

妙源温柔的微笑着点了点头,到他身边坐了下来。

两人一同沉默着,谁也没有再开口说什么。

不由自主的,广树轻轻的揽住了妙源,让她靠在自己的肩头;而妙源也温顺的偎依着他,不知不觉心中多了一丝酸楚。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待了好久。似乎流动的时间、流动的人群,对于现在的场景都稍显不配合,开始担心替他们而感伤,所以才愈发的显得匆忙了起来。

“哎、广树,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再来中国演出,我还想再看到你跳舞的样子。”妙源打破沉默,强忍住内心的伤感,微笑着说道。

“那么我下次再来到这里的时候,阿妙能否答应与我交往的事呢。”广树问道。

这样的一个问题使妙源不知所措起来。她沉默了。

再见面的时候,会是何年何月呢……

“没关系……”广树见她为难的样子,掩饰住尴尬与失落般的笑了笑,“不回答也可以……”

妙源更加心如刀绞起来,几乎想更紧得偎依着这个少年,甚至有想抱住他的冲动。但都因为放不下该死的矜持,而拼命的在内心里淡化掉了。

该来的总会来。

见到田中管家远远的朝这边走来,妙源一下子直起身离开广树的肩膀,脸颊飞上了薄红。

广树见状,顺着她的目光望去,见到田中管家走近,目光中便流露出更多的失落感。

尽管觉得多么的残酷,田中管家顿了顿,还是惋惜的对广树说道:“すぐに時間がないよ,広树様。”(时间快要来不及了哦,广树少爷。)

“はい,分かりました。”(嗯,我知道了。)广树黯然的点头回答,随即起身。

被他的身影所牵引着目光,妙源不由自主的也站起身来,眼神中透着些许矜持强掩下的恋恋不舍,望着他的背影即将远去……

蓦地,广树忽然转身回来,不容分说的一把将她抱进怀里。

妙源一愣,靠在他的怀中整个人都凝结了一般。

许久,广树才轻轻放开她,像个孩子一样固执又恳切的望着她说:“阿妙,请你相信我是真心的要与你交往,而且,我是真的真的、很想要阿妙做我的妻子!”

妙源差点就哭了出来,但仍勉强的温婉一笑,深深地望着他的脸:“我知道,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见她会意的样子,广树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接着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印下一吻,便转身随田中管家朝安检口走去。

妙源无声的望着他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了远处,久久站在原地发呆。

心里仿佛突然被抽去了什么一般,没来由的隐隐作痛……

再见了,傻乎乎的丹凤眼少年……她目不转睛的凝视着空荡荡的安检口,不知不觉,早已泪如泉涌。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