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殇城祭》殇城什么意思 NP文 殇城祭小说目录

更新时间:2019-08-12 18:04:58

《殇城祭》殇城什么意思 NP文 殇城祭小说目录 连载中

《殇城祭》

来源:作者:零飞雪落分类:穿越主角:月光,南宫萧

《殇城祭》由网络作家零飞雪落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月光,南宫萧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无边无际的苍穹,有了繁星的点缀,显得似乎也没有那么寂寥,只是苦了圆月,努力地散发着仅有的银光,试图照亮人间的有情人,你可有看到寒...展开

《殇城祭》免费试读

无边无际的苍穹,有了繁星的点缀,显得似乎也没有那么寂寥,只是苦了圆月,努力地散发着仅有的银光,试图照亮人间的有情人,你可有看到寒宫中的姮娥?那凄凉的月光透过树枝,树影斑驳,有情人没有,倒是照亮了戴祷逃跑的路。

坎坎坷坷的路,颠簸不已。

“嗯?”睡得真的不是很舒服,尚蝶儿伸了伸腰,身体一直在晃动,仔细一听,是马蹄声,她意识到自己此时此刻在马车上。

怎么回事?刚刚不是被黑衣人打晕了吗?现在怎么没有把她绑起来?那个月儿呢?

尚蝶儿动了动有点发麻的腿,发现马车里面还有一个人,“谁?”

“嗯?”揉了揉眼睛,月儿坐起来,“尚蝶儿?我们这是在哪里?怎么那么颠簸?”

“很明显就是在马车上啊!不过这里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说完还把食指伸在自己面前挥了挥,可惜没有人看得到。

“嗯!两位小姐醒了?马车上有吃的,你们先凑合着吃吧。”赶马车的人停了马车,那声音有点熟悉。

马车帘被拉开,有人点了灯笼,在黑暗中的人一时还没有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光,两人不禁眯了眯眼睛。

“你们被黑衣人拐了,刚刚好我再城西撞见了,于是我使了小计把你们救了过来,现在黑衣人还在追我们呢,这灯笼给你们照亮,赶紧吃点干粮,赶路很急,如果黑衣人追上来的话,我们小命难保。”讲话的人正是戴祷,波澜起伏的脸上带着一丝疲倦,依旧的是眉清目秀。

“你们坐好了,驾!”马车再次启动。

“好饿,吃饱再说。”尚蝶儿说完,狼吞虎咽地把粗糙的干粮往嘴里塞,“唔。。你这么不吃?”

没有理会如此狼狈的尚蝶儿,月儿眉头紧锁,一脸严肃,右手轻轻地拉开马车上小窗的窗帘,“已经过了子时。”

“管它什么时候呢,逃命要紧,民以食为天,吃饱了才有力气逃跑。”

没有理会尚蝶儿,月儿把一些干粮包好放在自己身上,又拿了些水。

“哇,你居然。。”说了一半,尚蝶儿一下子收了口,因为月儿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怎么了?她用嘴型问。

有蹊跷,见机行事。月儿回应她。

尚蝶儿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也没有再说什么。吃过了,她便又睡了。

月儿意味深长地看着隔着一布的背影,然后闭上眼睛,仔细听。

“那小子居然耍了我们,快给我追!”离她三里的距离,她听到了男子的声音,还有依稀的马蹄声,一共有十五头马。

就在这时,警惕的月儿闻到一种味道,糟糕,是。。下意识地推尚蝶儿,晚了一步,尚蝶儿已经迷晕。月儿也只好装,看这个戴祷搞什么名堂。

“嘿嘿,一下子就晕了,可见这俩小妞功力不高。”掀开马车帘,戴祷贼贼一笑,看了看正在’酣睡‘,然后把魔手伸向月儿。

真是美人啊,这辈子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貌美的女子,与他之前见过的女子相比,以前的都只是小巫见大巫。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尝一下她的味道。

把月儿抱起,放在与马车不远的平坦处。

“美人儿,我来了!”转眼间,看似文弱书生的戴祷露出禽兽般的表情。

“你想干嘛?”月儿突然睁开了眼睛。

“哦,你还没有被我迷晕?想不到你还挺警惕的嘛!”站在月儿前面的戴祷停下了解衣的动作,打趣的看着月儿。

“你身上的破绽那么多,我能不警惕吗?”说着,月儿从地上站起来。

“那你说说我有什么破绽?”

“如果你真的是那么偶然地救下我跟尚蝶儿,那你为什么会有时间准备马车?虽然今夜马车好找,但是,干粮这么解释?一个仓促逃亡的人会有那么多时间准备那么多东西吗?”

“很聪明,我很喜欢,怎么样,你是乖乖从了我还是要逼我强迫你?慢慢地靠近月儿,戴祷淫淫一笑,然后,在月光下,他撕开了在脸上戴了很久的面皮,此刻,呈现在月儿面前的是另一个模样的戴祷,狭长的丹凤眼,完美的肌肤,棱角分明的五官,虽然远远不比慕容奕羽,但也算是人间极品。“在见了我的模样后,很多女人都喜欢我。”

“你在向我暗示什么?你觉得我也会像她们那样奴颜婢膝吗?”小心翼翼,一步一步地往后退。

“也对,我见过他,那天在尚府的大厅,确实,他要是女人的话,我也会去抢他的,我承认我比不上他。不过,你就凑合点吧,这荒山野岭的,就我一个男人”语毕,便扑了上去。

“啊!”一下子就被他扑倒,双腿也被他压住。她开始挣扎。

“你叫啊!”嘴唇已经在月儿的脖子上来回摩挲。

慌乱中,月儿摸出身上的匕首,迅速地抵在了戴祷的脖子上。

戴祷的动作戛然而止,“女孩子家的,拿这么犀利的东西,很危险的。”

就在月儿眨一下眼睛的瞬间,手上的匕首已经被打在了地上,危险再次来袭。

被压在地上的月儿,咬牙切齿,看这这么严峻的形式,她的唇齿终于咬出了两个字,“主人。”

眼泪无声无息的划了一道美丽的弧线,滑过脸颊,沉默落地。

******

“璃儿?”正在床上躺着的南宫萧翎倏地睁开了眼睛,在黑暗中转动着清澈的眸子的他发现,此时天还没有亮。

惊醒,无睡意,披衣起身,站在轩窗前,倚着窗边,眺望远方。

是不是太着急要找到璃儿,所以才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所以刚刚他才会在依稀中听到璃儿叫自己。

似叹息,却无声,惊醒处,只有惆怅徘徊。

南宫萧翎无言地看着夜色,此时,夜甚浓,没有了鸟叫,只有虫鸣,寂寞的夜晚在谱写着断肠,晚风过,正是凄凉意。转身向床边走去,罢了,只是他自己多心了。

窗外处,有清凉的月光弥漫大地,散落在人间,穿过窗子,影子婆娑,透过叶子,树影斑驳。狂放不羁的晚风掠过树叶,沙沙响,也晃动了南宫萧翎的窗。

这,是一个不平静的夜,也是一个无眠的夜。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